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站内文章搜索
高级搜索
他山之石可以攻玉

蒋介石养生之术

时间:2017-06-16 16:48 文章作者:韩氏易 点击:

 

蒋介石养生之术
 
  即使只谈养生,历史的另一面已经足够有趣。政治浓妆卸下,人性细节彰显。在重大历史时刻,老蒋也在遭受着不为人知的病痛折磨。这些病痛,又暗中影响了历史的发展。大历史视角下看养生,别有趣味。
 
  因为高寿者才有资格谈养生,蒋介石88岁,宋美龄106岁。蒋宋养生之道并非帝王独享,乃人人皆可效法的起居饮食恒长之道。蒋宋养生,中医为体西医为用,更能为现代人接受。
 
  “蒋宋养生”仅供参考。看张群、戴季陶、陈立夫等老蒋旧臣,养生方法与蒋宋大相径庭,却个个百岁高寿,皆因“养心”才是众妙之门。对败走台湾的蒋宋而言,也许夫妻相伴相守,相互慰藉,才是最大的养生之道。
 
蒋宋养生之道蒋宋养生之道
  中正安舒:蒋介石的养生之道
 
  动我静,人言我听。
 
  知性则寡累,知命则不忧;
 
  近绿者康,近喧者亡。
 
  这是鬼谷子自撰的《养生诗》。
 
  晚年的蒋介石在慈湖边上亲自抄录。五十年的养生实践让他更能深刻体会古圣先贤诗中的深意。
 
  蒋介石终年88岁,说起来还算不上长寿,但是,也有一种说法是,如果不是1969年夏天的那场车祸,蒋介石也许不会88岁就寿终。1969年两次意外(前列腺手术失败和阳明山车祸)使他的体质突然下降,最终导致他在1975年去世。
 
  在《破译蒋介石养生密码》一书中提到:“如果把人比作一台机器,那么蒋介石多年的养生之功通过平日的精心护理,力求维系这台行将老化的机器正常运转。正是一场猝然发生的车祸,才使这陈旧老化的机器毁于一旦。”
 
  蒋介石也曾叹息说:“不要小看这一场阳明山车祸,至少让我减寿二十年!”
 
  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。但是,蒋介石大半生醉心的养生经验和实践,对于现在越来越注重养生的人们来说,又不能不说是难得的经验。
 
  军队魔鬼训练奠定一生
 
  “纪律的拘束,和生活的单调、干燥无味,使我当时感觉得太不合理了。但是我今天回忆起来,我生平生活之能够简单,工作之能够有恒,四十年如一日,确是由于这一年士兵生活的训练所奠立的基础。”
 
  蒋介石自小体弱多病,他在《先妣王太夫人事略》中写道:“中正幼多疾病,且常危笃,及愈又喜欢跳跃,凡水火刀棓之伤,遭害非一,以此倍增慈母之劳。”
 
  蒋介石先天体质很差。也许正是因为知道自己体质的不足,才会让蒋介石更觉得养生的必要。在以后多年的行伍征战和政治角逐的生涯中,他不仅没有疾病缠身,而且最终还成为一个非常善于养生的人。
 
  在日本读军校期间,蒋介石的意志得到了锻炼,本来柔弱的体质也得到了改善。当时的训练非常艰苦,饮食也非常简单,而且还是限量的,以致蒋介石常常是忍受着饥饿参加训练。蒋介石后来多次讲到这段时间的经历时说过:“纪律的拘束,和生活的单调、干燥无味,使我当时感觉得太不合理了。但是我今天回忆起来,我生平生活之能够简单,工作之能够有恒,四十年如一日,确是由于这一年士兵生活的训练所奠立的基础。”从那个时候开始,蒋介石把一种有节制的、有规律的士兵式的生活保持了下来,一直保持了六十多年,没有改变过。
 
  汪日章在上个世纪30年代担任过蒋介石的秘书,他在日记中讲到蒋介石的日常生活时也提到:蒋介石一向冷水洗脸,烟酒不沾,很少用茶叶,只喝白开水……清晨即起,散步半小时,室内活动半小时,七时坐功,八时批阅文件、写信,往往自己起草文电,午饭后休息。下午二时起工作、看书,三至五时会客或外出开会演讲。晚饭前后必散步。
 
  蒋介石特别喜欢散步。每天都会散步两三次,不管是在战时还是平时,也不管天气如何。遇到不宜户外散步的恶劣天气,他也会在室内或走廊里走一走。天气好的时候,常常会到官邸花园和住处附近的田野山村里散步。到了台湾,散步也是蒋介石的主要户外活动。一般选在饭后或者下午用完点心后的时段。在士林官邸,散步的路线主要是从官邸走到士林园艺试验所,等于在士林官邸的大范围内走上一大圈。即使到台湾各地旅行,蒋介石也会到室外空间散步。散步的主要目的在于帮助肠胃消化,也可以到处看看,放松情绪。
 
  除了散步之外,蒋介石还有另外一项雷打不动的运动:静坐。几十年间,不管公务多么繁忙,蒋介石每天都会抽出时间静坐。蒋介石的侍从医官陈耀翰回忆说:蒋介石每天早晚固定有两次静坐,每次三十到四十分钟。静坐过程中会抛开外界一切事务,让大脑完全休息。做过蒋介石侍从秘书的秦孝仪则提到过蒋介石静坐时的思想活动:“在静坐中,反省一天的言行,同时默念孟子养气章。以及曾文正公、王阳明等的修身文章,从反省中获得新的启示。”
 
  统观蒋介石的一生,可以说:一生无大病,几乎与药无缘。持之以恒、有规律的运动对改变少年时期的孱弱体质起到很重要的作用。身边的人将蒋介石的生活归结为这样几句话:“定时的起居,定量的饮食,以及作息有常程,容止有定则。”蒋介石把善待生命、养护健康做到了极致。
 
  一生走不出的“四明山”
 
  考察蒋介石各地的官邸和逗留之地就会发现他对于“近绿”和“临水”的要求,庐山的美庐、重庆黄山、林园和沪山行馆、汤山别墅、西子湖畔的澄庐以及到后来的士林官邸和慈湖行馆等等,无不显示出蒋介石“环境养生”的观念。
 
  自古以来,僧侣皇族的庙宇行宫多建筑在高山、海岛、多林木的风景优美地区。中外长寿的人所处地多有美丽、清新的自然环境。自然环境与人的身心健康密切相关,这是自古至今为人们所熟知的养生理念。精于养生之道的蒋介石当然也很清楚,居住环境的优劣直接影响着人的寿命。
 
  早年,蒋介石的母亲王采玉这样对自己的儿子说:“四明山古来就是先人理想的养生之地,无论将来你从事何种职业,都不要离开四明山故乡,因为这山这水都是最养人的。不管任何人,如果你每天都置身在烟尘污染、秽气呛人的环境中,无论你先天的体质如何好,到头来都是要短命的。”
 
  而他更清晰地认识到环境的重要性,是主政之后,一个叫马特洛索夫的军医向他提出建议:“中国人很不注意居住环境,其实居住在什么地方与人的寿命及生活质量有极大关系的。在我们俄国,寿命最长的老人都居住在北高加索。这里人长寿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水污染较少,再者,北高加索又是一个多森林地带,空气清新,河水清冽,没有工业污染。我建议蒋先生从现在起就要注意一下生活环境了。如果你还像北伐时那样随战事到处宿营,或者居住在人群密集的城市地区里,久而久之,对蒋先生的身体肯定是有害的。”
 
  蒋介石没有办法像母亲说的那样,不离开四明山。但到了后来,蒋介石一直都在生活中刻意追求“近绿”“临水”的生活环境,在南京是如此,在上海、南昌、重庆等地的官邸也是如此。
 
  考察一下蒋介石各地的官邸和逗留之地就会发现他对于“近绿”和“临水”的要求,庐山的美庐、重庆黄山、林园和沪山行馆、汤山别墅、西子湖畔的澄庐以及到后来的士林官邸和慈湖行馆等等,无不显示出蒋介石“环境养生”的观念。其实这很容易弄明白,在一个色调碧绿、气氛清幽的环境中生活,可以使人烦躁的情绪更容易安恬稳定,心情舒缓。
 
  幽静的环境往往带来的是内心的恬淡和安宁。1927年蒋介石第一次下野,下野的他就住在“澄庐”,他让人题写一副中堂条幅悬挂在二楼书房里。当时他选择的就是郑板桥辞官在家闲居时写的养生诗,诗中写道:“常如作客,何问康宁。但使囊有余钱,瓮有余酿,釜有余粮,取数页赏心旧纸,放浪吟哦。兴要阔,皮要顽,五官灵动胜千官,过到六旬犹少。定欲成仙,空生烦恼。只令耳无俗声,眼无俗物,胸无俗事,将几枝随意新花,纵横穿插。睡得迟,起得早,一日清闲似两日,算来百岁已多。”不过,宋美龄后来却认为,这首诗过于消极,会冲淡蒋介石的仕途锐气,败坏其官运,无益于体健康宁。
 
  60岁以后的蒋介石退守到台湾,人生的起落沉浮也让蒋介石学会了真正的养生之道。从这一时期开始,蒋介石开始潜心研究王阳明的“人天合一”的养生之术。人的生老病死都必须遵循自然规律行事,人从少年到青年,由壮年到老年,其中都蕴藏着由盛转衰的过程。人同样必须适应自然规律行事,必然有从身体强健到衰老的变化过程。虽然这些规律不可逆转,但是对于深谙养生之道的人来说,是可以延缓生命凋零衰老的时间的。因此,蒋介石也把“近绿”“临水”的生活环境作为延缓人的寿命的一个有效途径。
蒋介石一生都在戒“五难”
 
  一生都在戒“五难”
 
  “人的养生有五难,一是名利不去为一难;二是喜怒不除为二难;三是声色不去为三难;四是滋味不绝为四难;五是神虑精散为五难。”孙思邈的这几句话让蒋介石玩味良久,这也是他多年以来追求的养生境界。
 
  1戒怒
 
  多怒则百脉不舒
 
  青年时蒋介石性情非常暴躁,遇到不顺的事情常常拍案大怒。1925年后蒋介石开始极力克制,遇事尽量力求做到“戒怒”。他在日记中曾发下“四誓”,即“口不骂人,手不打人,言不愤激,气不嚣张”。西安事变之后,蒋介石有意识重读《墨子》、《老子》及与养生相关的医学书籍,其中“多怒则百脉不舒”的道理,让他心胸朗然。在台湾的二十几年生活中,蒋介石更是在修心养性方面做到戒急用忍,遇事不惊。蒋介石晚年总结戒怒的关键,是在怒气将要发作时,一定千方百计克制它。
 
  2戒欲
 
  人之心事,多欲则忧,寡欲则乐。人之心气,多欲则馁,寡欲则刚。
 
  30岁以前的蒋介石私生活风流放荡。1930年以后,43岁的蒋介石仕途顺遂,生活环境也优越起来,这时的他开始考虑保养身体的问题,主观上节制性欲。他认为人之欲望,尤其生理欲望如不加以克制,很可能让其先天体质遭到损坏。蒋介石成为国民党总裁以后,开始主动回避与异性的接触和交往,甚至连官方举办的酒会、舞会也极少参加。60岁以后,蒋介石从克制欲望发展到“戒欲”。自台湾时期起,蒋宋夫妇就逐步不再房事,民国五十年代正式分床而睡。”在他看来,戒欲有利于精、气、神的养护和身体健康。
 
  3戒躁
 
  烦躁则为万祸之源
 
  其实蒋介石在南京黄浦路生活期间,就开始将“戒躁”作为自己的座右铭。他曾经写道:“勿急躁,古有明训:急则生躁,躁则生厌。凡事三思,徐而图之;烦躁则为万祸之源,理智则成大事。”1949年以后,蒋介石易躁的性格得到的最大的克制,他调整心绪,力求做到不怒、不烦、不躁。同时,作为一个基督徒,他也希望从《圣经》中寻找让人忘记悲哀的哲理,养成一种“眼不见心不怒,耳不听心不烦”的超然心态。这固然有些消极,但对于健康而言,却是有益的。
 
  4戒言
 
  多言多耗神,寡言益精神。
 
  较早时期,蒋介石担心的是多言会影响自己政治生涯。蒋介石到台湾之后,一位荣民医院的资深医生提醒他养生的一个常识性知识:“多言多耗神,寡言益精神”。出于养生的考虑,蒋介石从此更加少言。以致他和宋美龄交换意见时,也常以手势动作来表达自己的思想。语言虽然少了,但这更适合养精蓄锐,保持旺盛的生活能力。
 
  5戒贪
 
  少吃多得益,多吃不得益。
 
  说到戒贪,是说蒋介石到了晚年为健康计,主张“少吃多得益,多吃不得益。吃得过于多,有害身体”。他有句名言“有钱难买老来瘦”。严格控制饮食成了蒋介石晚年严格的养生宗旨。
 
  在古人看来,清心才能长寿。蒋介石非常认同这种说法。他也认为,人要长寿,紧要的是每天要有一个好心情。没有好心情,就算有太多的金钱和权势,都无法保障身体的健康。
 
  老蒋的一天是这么过的
 
  蒋介石在养生学方面,亦始终恪守曾国藩的“养生五决”,即:一要睡食有恒、二要饭后散步、三要惩忿、四要节欲、五要洗脚。如此五法,虽然看来十分简单,但数十年如一日做起来又谈何容易?
 
  蒋介石从年轻时开始,就养成了早睡早起的习惯。晚年的蒋介石生活变得更加规律。他一天的生活是这样度过的:
 
  晨起:不论春夏秋冬,当整个士林官邸还被灰黑的天幕笼罩着的时候,蒋介石便穿着睡衣起床了。他手拿着支钢笔型的小手电筒,借着微弱的灯光,轻手轻脚,摸索着走盥洗间洗漱。此时,“夜猫子”宋美龄刚刚睡。
 
  盥洗:等到蒋介石盥洗结束,副官会为他准备两杯容量为300cc的开水,一杯是30-40摄氏度的温开水,一杯是热开水。蒋介石认为,30-40摄氏度的温开水最适合养生。每天早晨喝一杯白开水,也是他固定的习惯。
 
  静坐:喝完开水,就开始在阳台上做柔姿体操和唱圣诗,背《圣经》。大约20分钟后,蒋介石便回到书房静坐祈祷。他先用毛毯盖好自己的膝盖,往眼睛里上眼药水,再用一条白色手帕轻轻地擦拭按摩双眼。用药完毕,他闭上双眼,静坐40分钟。
 
  早课:静坐结束之后,蒋介石就在书房里做“早课”,也就是写日记和看报纸。看完报纸,侍从便端上托盘,盘中放着半湿小毛巾和小碟内装着两片切得薄薄的木瓜,木瓜是用来爽口和开胃的,这也是蒋介石固定的食谱。
 
  早餐:接下来的早餐也很简单,包括年糕、汤包、花卷等,一般蒸得松软,便于假牙咀嚼,另外还有碗大米稀粥,一碟芝麻酱和一碟腌咸笋。
 
  早班:9:00过后,蒋介石便更衣着装,吩咐备车去“总统府”上班。蒋介石上班的时间没有定数,有的时候,蒋介石会工作到中午1点多才会下班。待到下班回来,宋美龄也已起床并梳理完毕,等蒋介石一起吃午饭。
 
  午饭:午饭是地道的中国特色,品种较多,每样菜肴都烧得很烂,并且都加鸡汤做调味品。有几样菜肴是每日必备的:一是腌咸笋和芝麻酱;二是一碗不腻的鸡汤;三是“黄埔蛋”。蒋介石自青年起就百吃不厌。
 
  午睡:午饭之后还有餐后的水果,之后蒋介石便回到卧室睡小觉。午觉醒来,稍作盥洗,便走到户外,散散步,然后回到书房静坐祈祷20分钟,再开始办公。如有重要的外事活动,他也会利用这段时间在官邸接见会晤。活动结束,蒋介石夫妇会坐在一起吃下午茶。
 
  散步:傍晚时分,倘若宋美龄有兴致,蒋介石会和她一起乘车出去兜兜风,常去的地方是郊外田园、海滨渔港、空谷森林,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、享受一下怡人的美景。
 
  晚饭:晚饭时,蒋宋夫妇依然同桌共餐,但饭食不同,蒋介石仍是以稀饭、点心为主,外加腌咸笋和芝麻酱。晚饭后,他们或是外出兜风,或是在官邸的室内、室外散步、聊天。
 
  休闲:掌灯时分,官邸夜生活开始了。陪宋美龄看电影或电视连续剧是蒋介石晚间活动的主要内容,电影通常是美国口或台湾公私立电影公司拍摄的新片,许多还没有公映,放映的地点就在餐厅。
 
  按摩:晚上上床的时间固定是在十点。睡之前,蒋介石平躺在床上,双手伸开,放在肚子上,先按顺时针方向按摩20下,再按逆时针方向按摩20下,他认为这样做可以让肠胃蠕动顺畅,对内脏和消化都有帮助。
 
  入睡:做完按摩,蒋介石慢慢入睡,每天他睡觉的时间保持在六七个小时之间。床是硬床,目的是保护脊椎健康。夏天,蒋介石会习惯盖纺绸薄被。冬天盖一条薄绒被,冷的时候再加条毛毯。睡姿常年保持侧卧,从不将双脚露在被外。
 
  这种有规律的生活蒋介石晚年一直坚持,每一个细节改变都会让他觉得不适。
 
  “大历史视角”看养生
 
  非典型“病夫”蒋介石
 
  弗洛伊德“病夫治国”理论认为,所有登上权力顶峰的人,心理状态多多少少都表现出一些共同的病态:喜怒无常、偏执或者妄想狂。“病夫治国”理论反过来套在老蒋身上,倒十分贴切。
 
  蒋介石处于权力高峰时期(1927-1945)时,不但身体很少生病,而且简直正常到让人觉得乏味。纵观蒋介石一生,都在用阳明理学修身养性,18岁就开始研读《传习录》,此后读了大量曾国藩的书,颇有一番修齐治平的豪情。他还借用宋明理学家的“功过格”,专记自己的过失,一旦发现有暴躁、贪婪、荒淫等过失时,就在日记里画圈记过一次。连他记日记的习惯都正常无以复加,坚持55年,从没有一天间断过。
 
  都说帝王将相之类的男人精力旺盛,蒋介石却极尽克制。30岁以前,他虽然色欲很重,却不断在日记中反省,时而自制,时而放纵。到40岁和宋美龄结婚时,就只钟情于宋美龄一人,并改信基督。到60岁已经完全戒除色欲,与宋美龄分床而睡了。
 
  蒋介石的身体正常到一度让他的私人医生形同虚设。尽管早年在军校苦读时候,落下来胃病和牙齿早衰的毛病,但后来身体越来越好,几无大碍。蒋介石30岁开始醉心养生,40岁后在深谙西方营养学的宋美龄指导下,饮食起居更加规律。加上每日早晚坚持散步和静坐,40-60岁几乎没有患病,连私人医生都无用武之地了。蒋介石在台湾的生活,简直像钟摆一样简单而规律。要不是82岁遭遇飞来车祸,加上做了两次前列腺手术,蒋介石也不会在88岁早早就去了。
 
  如果说,大变革时期需要的是“病夫治国”,也许恰恰因为蒋介石是这样一个“正常人”,才在登上权力的顶峰,又迅速跌落。
 
  遭遇“男人最大问题”
 
  关于蒋介石健康的最大秘密,就是他的生育能力。
 
  传说中,奉化溪口冬天特别寒冷。4岁的蒋介石一屁股坐在冬天用来暖脚的铜炉上,烫伤了阴囊。蒋母赶忙按照乡下治疗烫伤的办法为其涂上猪油。哪知道这猪油又招致了更大的恶运,蒋介石蹲在野地里撒尿时,香喷喷的猪油引来野狗一口咬在已经受伤的阴囊上。后面的故事就不得而知了。这段让人哭笑不得的历史,是蒋介石领养的小儿子蒋纬国在去世前受记者采访亲口诉说的。而蒋纬国又是听蒋介石的第三位夫人姚治诚说的。又传,1919-1923年间,蒋介石在上海经常出入青楼妓院,染上国梅毒,所以才和陈洁如、宋美龄没有生育。
 
  蒋介石最终还是绕不开“男人的最大问题”。1962年,75岁的蒋介石被确认为前列腺炎。主治医生是早年给杜鲁门治国病的医生,手术方案也精细到不能再精细,但是手术还是不甚成功,留下便血的毛病。蒋介石每每小解,都被马桶里的血迹吓得心惊肉跳。无奈蒋介石又接受第二次手术,仍然没有彻底治愈。这两次手术让老头子元气大伤。正如他自己说的,“1969年的两次意外(车祸和前列腺手术)减我阳寿二十年!”
 
  昔者已去,传闻又来。后来的学者为这个“男人最大的问题”争论的面红耳赤。有人说,蒋经国是因为嫉恨兄长一直被父亲重用,才造此荒诞说法。又有蒋氏日记,记录宋美龄在1936年是怀孕过一次的,西安事变中因受到惊吓而小产。还有人说,宋美龄是不婚主义者,蒋宋大婚时,已保留了不生育的权利。
 
  如今蒋氏后人都已经远离政坛。如果蒋介石多子多孙,台湾的政局恐怕是另一番景象。
 
  小病影响大历史
 
  蒋介石的病,再小也不能小看,因为这或多或少会影响历史的发展。
 
  因为早年身体太弱,蒋介石差点统治中国22年的历史,差点没法开始。蒋介石19岁第一次去东京的目的,就是为了学习军事。由于体制过弱,被日本教官斥为“病夫”,几次努力都无功而退。蒋介石被日本军校拒之门外,又在弹丸之国看到日本军人身体的“强悍”,他才意识到身体和前途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。“像你这样手无素鸡之力的人,岂可进入军界,又怎么能成为统领军队的人呢?”
 
  蒋介石在日本军经过严苛的训练,练就了强健的体制。却因为在军中食不果腹,且无法规律饮食,而得了严重的胃病。在后来的军旅生涯中,蒋介石常常遭受胃病折磨。在军校时候,冰天雪地里冷水浴后,蒋介石喜欢啃咬零下40摄氏度结成的冰凌。他的牙齿因此早衰,49岁就不得不把满口牙齿拔得精光。牙齿与胃口如此不争气,难怪老蒋不得不治心炼性,清心寡欲了。而老蒋注重修身养性,又如何微妙的影响了他在历史关头的重要决定,也是一个值得考证的有趣话题了。
 
  因为失眠,蒋介石有一次险些丧命。早年在北伐途中,蒋介石入睡前喝了一杯卫兵泡的龙井茶,当夜辗转反侧,不能入睡。没想到次日凌晨军队刚刚出发,就在前岭发生激战。蒋介石由于前夜没有睡好,在战事将起之时,浑身疲软,面对强兵险阵,根本没有招架之力,还险些遭到敌军的追捕。幸亏他临阵脱逃,捡回了一条性命。从此,蒋介石只饮白开水,再也不敢喝茶了。他把饮茶视为军人不可饶恕的之事。蒋介石还亲自发下话来:今后任何人、在任何时候都不得为他泡茶。如果哪个士兵因为泡茶耽误了军机大事,就要以军法处置。

本网全部设计和内容版权所有——韩氏易、韩辰沣,剽窃抄袭必究法律责任! 联系人:韩院长

地址:河南省郑州市 热线:QQ:853818181 电话:15093058181 邮箱:hanchenfeng@126.com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编号:京ICP备05018